美國《商業內幕》9月20日文章,原題:中國欲打造一個世界新秩序 看起來上合組織的目標是成為地區首屈一指的安全機構,但其起源和目的基本上是中國的。所以在西方看來,如今這個組織同意擴大,而印度、巴基斯坦和伊朗渴望加入,這著實令人擔憂。連印巴這樣的美國朋友都要被吸納,這意味著出現某種以中國為首的北約。然而,這是誤解。上合確實對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構成挑戰,但這種挑戰要微妙得多。
  9月11日、12日,上合在塔吉克斯坦舉行年度峰會,同意接納觀察員國家,印巴可能明年加入。伊朗目前還沒資格,因為在聯合國製裁下。另一個觀察員國蒙古,長期以來對加入一個看似專制俱樂部的組織心存顧慮。阿富汗則有其他要事考慮。上合峰會是緊接著北約峰會舉行的。中俄專家說激活北約的是“冷戰”或“對抗”思維,稱上合不同於 “過去時代的遺物”。事實上,似乎連中俄都不確定想讓上合多重要。組織中的4個成員國也屬於俄主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。俄還希望擴大與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的歐亞聯盟。中國則開始大力關註另一組織——亞信會議。近年來,中國在中亞的成功之一,是得到當地政府配合遣返非法移民。但這更多是北京在該地區不斷增長的影響力和經貿實力的結果,而非上合影響力的體現。中國為上合設定的經濟目標亦是如此。北京推動的“新絲綢之路”包括上合國家,構築夢想的卻是雙邊協議,而非上合某次峰會的公報。
  因此,上合併不是個地區性安全集團,只是打擊跨境恐怖主義和增進其他聯繫的一種努力,因而並不太具威脅。
  接納印巴是喜憂參半的事。上合將會變得不太像是只關註中亞的俱樂部,而會獲得真正的全球影響力。但正如其他地區性組織所發現的,擴大必將損害凝聚力。中國目前正構築各種機構,除了上合組織、亞信會議,還有“金磚國家集團”、與韓日的一個三邊委員會和一個地區全面經濟伙伴關係……其共同點是中國在其中發揮巨大、有時甚至是主導角色,且美國不是成員國。北京不僅僅在挑戰當前國際秩序,也在緩慢、散亂地構築一種新秩序,但看起來結局如何並不清晰。(汪北哲譯)
(編輯:SN117)
創作者介紹

andy kwok

qq66qqzi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