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天石摘抄的蔣介石日記及其他檔案資料。麥克風前進行抗戰演講的蔣介石(本書插圖)。
  學者楊天石研究蔣介石多年且有多部專著面世。近年來,他數次遠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胡佛研究院,查閱蔣介石日記,並出版了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》之一、之二。最近,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》之三由九州出版社出版。他對蔣介石的研究,卻遭到包括臺灣學者汪榮祖在內的多番質疑。
  他的研究是否屬於為蔣翻案?他的研究文章,除依據蔣介石日記,還有哪些檔案材料加以輔證?對於學界的質疑,又是如何回應?本報記者近日專訪了楊天石。
  楊天石
  1960年畢業於北京大學中文系。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、研究生院教授、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、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、研究生院教授博導,南京大學民國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。《中國社會科學》及《中國哲學》編委、《百年潮》雜誌主編、《世紀》雜誌顧問、《炎黃春秋》特約編委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專家委員會委員等。
  長期專註於中華民國史、中國國民黨史和蔣介石的研究。著有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——蔣介石日記解讀》、《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》等二十餘種著作。其中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》一書被全國多家媒體共同推選為2008年十大好書,並獲香港書獎。近日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》系列第三部由九州出版社推出。
  回應質疑
  已盡努力 所述之事皆有出處
  新京報: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:還原13個歷史真相》是你解讀蔣介石日記系列的第三本書,出版之後在學界頗多爭議,大陸有學者說你想替蔣介石“翻案”,臺灣學者汪榮祖對你的研究似乎也有情緒化的反應。
  楊天石:汪榮祖是我的老朋友,後來,李敖和汪榮祖合寫《蔣介石評傳》,邀請我參加,兩岸加海外學者合寫蔣介石傳,這是一個創舉,所以我欣然同意。
  後來合作沒能成行。我的原則是要看完大部分材料再開始動手,所以他們的《評傳》出了,我的《蔣介石傳》到現在還沒有動手。另外,我們的觀點也不同。李敖是徹底的反蔣派,《蔣介石評傳》的序言里有一句話說,“蔣介石關了我好多年,現在他死了,該是我報仇的時候了。”我對蔣的態度是有批判有分析。
  大陸有學者認為我只憑蔣的日記做研究是一家之言,我認為,這是一個誤會。兩岸學界都有質疑反對的聲音,我想,這與每位學者的立場、經歷或者情感因素有關,並不奇怪。
  新京報:你們在蔣介石與德國反希特勒組織聯繫,促進反希特勒運動這個問題上也有分歧?
  楊天石:這是我跟汪先生第二次爭論。我根據宋子文檔案,以及臺灣的許多檔案,寫了蔣介石同德國反納粹地下組織有聯繫。後來,汪先生在臺灣《傳記文學》上批評我,說德國反納粹組織的軍官是自覺自愿地反對希特勒,不是蔣介石鼓動的。德國軍人包括政府官員確實有一部分是反納粹的,甚至想要暗殺希特勒,是德國人自覺自愿,但這不等於蔣介石不可以支持他們,這是兩個概念。
  另有材料表明,蔣介石通過蘇聯駐華大使告知斯大林,德國軍隊內部有反對希特勒的力量,要抓住這個機會。另外,蔣介石也曾要宋美齡把這個事情告訴羅斯福。我找到了蔣介石與宋美齡互通的電報。
  這件事,蔣的日記里只有三句話,我是以這三句話作為線索查了宋子文檔案,查了臺灣的中德關係檔案,還向兩位德國學者請教。在這個問題上我已經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。最後,對這個問題我覺得比較清楚了,才寫了這篇文章。
  研究方法
  多方考據 蔣日記亦求身後名
  新京報:你談到不只是根據日記研究蔣介石,那麼,在對蔣介石日記的辨偽和考證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
  楊天石:研究近代史不看蔣的日記一定是很大的不足,但是全聽全信也會上當受騙。舉一個例子,1938年的河內刺汪事件。在國民黨特務執行刺殺前一天,汪精衛搬家了,住在屋裡的是秘書曾中明,所以曾中明被打死了,汪精衛安然無恙。蔣的日記里有記載,八個字,“刺汪未中,不幸之幸”。我看日記這部分就很納悶,首先,特務到河內刺殺汪精衛,這個計劃一定是經過蔣介石同意和批准的。第二,既然是蔣的授意,為什麼蔣又說“刺汪未中,不幸之幸”?
  我的判斷是,這是蔣為自己塑造的道德形象。因為汪曾是孫中山的戰友,曾經的國民黨主席,而且是蔣介石勸他不要投降日本,到歐洲去休養,卻派特務執行暗殺,這不是顯得蔣介石無情無義?另外,手段也太卑鄙了。所以,蔣介石要寫“不幸之幸”這四個字,表明自己符合道德原則,為了身後名。
  新京報:除了蔣介石日記,你還參照了哪些材料,怎麼樣辨別和利用這些材料?
  楊天石:我只需要舉一個例子。二戰中,德日法西斯有一個印度會師的計劃。德國派人跟蔣介石在歐洲的代表桂永清談判,德國軍隊從歐洲往印度打,蔣介石軍隊從緬甸往印度打,占領印度讓德日軍隊會師。蔣介石說,這個事情要堅決拒絕。
  根據這麼一段材料,我又考查了哪些東西?第一,我在美國的檔案里查到,譚延闓的兒子譚伯羽給宋子文發的電報講了這個計劃。接下來查到陳佈雷給桂永清的一個電報,說這個事情不能談,也無法談,堅決拒絕。然後我還查陳佈雷的日記,可以證明陳佈雷確實是按照蔣的指示給桂永清打了電報。另外,我還看了臺灣國民黨的檔案,看了德國、日本、印度方面的外交官的回憶,綜合這些材料,形成了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》第二部裡面所寫的文章。
  可以說,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收集了大量中外檔案完成的,有時候我用的日記就是兩三句話,檔案是多年來奔走於太平洋兩岸的結果。
  【深度閱讀】
  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——還原13個歷史真相》
  作者:楊天石
  版本:九州出版社 2014年6月
  作者繼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:蔣介石日記解讀1》、《找尋真實的蔣介石:蔣介石日記解讀2》之後又一研究蔣介石日記的成果精選。全書主要內容分為抗戰時期、國共談判、戰後中國、退守臺灣等四部分,通過引述和研究蔣介石日記及其他相關資料,就相關歷史時期蔣介石親歷的重要事件進行了深入詳細的分析解說。包括綏遠抗戰與蔣介石對日政策的轉變;蔣介石與德國內部推翻希特勒地下活動補述;1946年政協會議為何功敗垂成,蔣介石與宋美齡晚年的感情風波等內容。
  新京報記者 張弘  (原標題:楊天石 研究據多方史料 並非為蔣“翻案”)
創作者介紹

andy kwok

qq66qqzi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