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中的應採買屋兒與李亞鵬
  由李亞鵬、應採兒、高虎主演的電視劇《純真的年代》近日在京舉行開播發佈會,應採兒、高虎現場助陣,李亞鵬缺席。該劇講述三位知青在廣州奮鬥拼搏的經歷,展現改革開放30 年的時代變遷。發佈會結束後,應採兒接受代償了羊城晚報記者專訪。升級做辣媽的她,不改當年爽朗個性,直言希望兒子以後多吃苦,絕不能做富二代。
  關鍵詞新劇
  現在演中年女人更得心九份民宿應手
  幾年間, 應採兒經巴里島歷了結婚生子的人生重要階段, 變得更加成熟, 她坦言“現在演中年女人更得心應手”。回憶起搭檔李亞鵬, 她表示對方很體貼, 像個大哥哥。
  羊城晚報: 當年租辦公室這個戲曾在央視被禁, 你心裡有沒有失望?
  應採兒: 其實我不知道被禁。這個戲題材上可能觸及一段比較敏感或者說有爭議的時期, 但這部戲跨度有30 年,講知青那隻是其中一個階段而已。
  羊城晚報: 《純真的年代》在2009 年1 月便已經殺青了, 這幾年你經歷了結婚生子, 現在看自己還是那個“純真” 的女孩嗎?
  應採兒: 那個時候演純真的那一段當然是很得心應手的。導演找到我去演的時候我很驚訝: “怎麼會找我演知青? ” 導演解釋說, 他想找一個南方姑娘, 代表廣州的陽光知青。前面那一段, 這個女孩很正面很積極,所以我演得比較輕鬆。到後來, 角色步入中年, 導演嫌我樣子太嫩, 皮膚也好, 皺紋也沒有, 人生閱歷不如亞鵬、高虎他們多, 就在造型上花了很多工夫。當年那段換到現在去演, 我可能更得心應手些。
  羊城晚報: 李亞鵬現在已經徹底退居幕後, 這部劇可以說是他的息影之作。你還記得跟他拍戲時的趣事嗎?
  應採兒: 我們那個時候, 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。戲量很大, 天氣很熱, 頻繁換妝, 一天可能三個時期都拍到———老年的、 中年的、 青年的, 所以感覺我們一起是共患難吧。拍“逃港” 那段戲的時候, 還要在水裡游, 當時真的覺得他在戲裡面是哥哥, 戲外也是那種感覺。
  羊城晚報: 聽說他拍戲的時候每天都會打電話聽王菲和女兒的聲音,你也見證了吧?
  應採兒: 聽說過, 我沒看到。
  羊城晚報: 對王菲和李亞鵬離婚的事情, 你怎麼看?
  應採兒: 我覺得外人不能對兩個人的婚姻有任何評論, 因為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那微博我也看到了, 感覺兩個當事人還挺開心的。他們有另外一種層次的愛, 可能我們不明白, 因為我們都是凡人, 哈哈哈! 編輯: 彭小紅
   1  應採兒與高虎(左)
  關鍵詞夫妻
  陳小春是一個沒心眼的人
  對於演藝事業, 應採兒沒有太大野心。談到接戲標準, 她的回答直截了當: 錢多、事少、離家近。可見,家在她心目中現在占最大比重。談到老公陳小春, 應採兒直言自己喜歡年紀大的男人, 並笑稱陳小春“沒心眼”。
  羊城晚報: 最近你拍了一組寫真,生完孩子身材保持得這麼好, 有沒有什麼秘訣?
  應採兒: 秘訣是自己帶孩子, 累死而已。
  羊城晚報: 你覺得自己是“明星辣媽” 嗎?
  應採兒: 必須是辣媽, 不辣就不出來了!
  羊城晚報: 你和陳小春面臨著聚少離多的問題, 平時怎麼溝通?
  應採兒: 最近不會聚少離多, 他要做演唱會, 基本上都在香港排練。
  我之前懷孕生小孩都是在香港, 所以最近在一起的日子比較多。
  羊城晚報: 你選了一個比你大15歲的老公, 是不是特別有安全感?
  應採兒: 我覺得男人老一點、成熟一點比較好。我不想陪一個“小孩子” 一起成長, 我想和一個經歷過年少輕狂的人在一起, 因為我不想和他經歷那些一起瘋的日子。
  羊城晚報: 他哪方面最吸引你?
  應採兒: 作為一個生活中的人,我覺得他是我見過的最沒有心眼的人,他從來沒什麼壞心眼, 很善良。
  羊城晚報: 近兩三年陳小春的作品貌似沒有你多, 你們收入有差距嗎?
  應採兒: 其實他的收入多數在演出方面, 所以我覺得做歌手比較開心,唱完歌就可以回家, 而且永遠都是最好的待遇, 不用風吹日曬。 編輯: 彭小紅
  
  當了媽的應採兒不改豪爽本色
  關鍵詞兒子
  我不希望兒子是個富二代
  今年7 月1 日, 應採兒的兒子出生, 改變了她的生活軌跡。她不希望兒子變成富二代, 而是希望兒子過得不要太好, “吃苦的男人容易成功”。
  羊城晚報: 你們的兒子7月1 日出生, 這一天很特別,香港回歸的日子, 是故意選的還是巧合?
  應採兒: 哈哈哈哈哈! 其實我沒得選, 因為羊水破了,他提早出來了, 屬於早產,早產了兩個星期。可能我太高興香港回歸了, 所以就“呀”!!! 哈哈哈哈哈!
  羊城晚報: 兒子還不滿四個月, 平時陪他的時間多嗎?
  應採兒: 這四個月除了那些必要的宣傳或者是之前已經接好的工作沒法推, 其他我都儘量推掉了。今年不太想接工作, 因為這幾個月對孩子很關鍵。
  羊城晚報: 孩子和誰最親近?
  應採兒: 孩子現在還不知道跟誰親, 再過兩個月可能就開始認生了。如果粘著爸爸或媽媽, 那個畫面就會很傷感了。他現在無所謂, 給誰帶都可以。
  羊城晚報: 今後會選擇陪著兒子還是出來工作?
  應採兒: 還沒想好。
  羊城晚報: 陳小春是不是忙著給孩子賺奶粉錢?
  應採兒: 必須大家都要賺啊, 但是我也不想讓孩子的生活太好, 所以也不要花太多錢在他身上, 因為我覺得還是吃苦的男人比較容易成功。
  羊城晚報: 有沒有再生一個的打算?
  應採兒: 想, 但是……哎! 那個過程好累, 對女人來講特別累, 還要擔心發胖, 擔心恢復不了體形。這種累是生過孩子的女人才會知道的。
  羊城晚報: 你說過: “今天不讓寶寶哭、明天寶寶就讓你哭。” 最近“星二代” 話題很敏感, 你對這個問題有什麼看法?
  應採兒: 我覺得“星二代” 這些人很慘, 他們以後長大做很多事情, 都要和父母扯上關係———成功不成功,出名不出名, 有錢沒錢……我會儘量希望我的兒子不要曝光。
  羊城晚報: 你希望兒子將來是個什麼樣的人?
  應採兒: 一個有用的人,我不希望他是一個“ 富二代”。因為他爸爸是辛辛苦苦賺錢的, 我也是辛辛苦苦賺錢的。如果生一個“富二代” ,我們的努力會白費, 還不如讓他去挖礦、種菜吧。
  羊城晚報: 現在有了兒子, 對兩個男人的愛, 怎麼平衡?
  應採兒: 我覺得我分配得挺好的, 只是我老公不怎麼理我而已嘛, 他把我當透明啦!(笑)
  羊城晚報記者餘姝通訊員楊學義文/ 圖編輯: 彭小紅
  (原標題:《純真的年代》應採兒:李亞鵬當年就像大哥哥)
創作者介紹

andy kwok

qq66qqzi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